业内普遍认为,未来对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、典当的监管,拟参考小额贷款公司或P2P网贷等,由银保监会制定监管规则,地方金融监管局(地方金融办)负责落地实施。

  金融全覆盖监管落地到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和典当行业。

  “根据《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》等文件要求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,商务部已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、商业保理公司、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(简称“银保监会”),自4月20日起,有关职责由银保监会履行。”这是5月14日,商务部办公厅正式公布《关于融资租赁公司、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》。

  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和典当等类金融行业调整监管部门自2017年中即已开始。这意味着“防风险”监管逐步落地。

  在监管规则出台之前,银保监会或将对类金融企业进行风险排查,特别是杠杆率、非法集资等领域,包括对股东、高管、违规经营、对接P2P等。在地方层面,目前,全国仅深圳已经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、典当的监管职能划给地方金融监管局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上海、重庆等地也在推进这一监管划拨。

  强调防风险

 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草根调研,与上述“类金融”公司划给银保监会监管几乎同步,深圳当地多家保理或租赁公司迅速招兵买马,宣布招聘新增风控或法务负责人。

  监管趋严、防风险成为业内共识。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,“五一”节前已收到监管调整相关信息,这体现了防风险监管思路的进一步落地。根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,要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机构,禁止非法金融活动。无论传统金融还是新业态,无论线下金融还是线上金融,都不能脱离监管。一般工商登记注册企业一律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法定金融业务,谁都不能无照驾驶。特别是要依法严厉打击一些打着“高大上”旗号、花样百出的庞氏骗局。

  在原商务部管理体系下,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、典当行等按照“一般工商企业”进行工商登记,划归银保监会管理后,公司属性究竟为何?

  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类金融企业划归银保监会管理后,可能不是按照“非银金融机构”监管,而是归为“其他金融机构”,否则无法与金融租赁、银行保理等相区分。有机构人士认为,本次监管改变是适应新形势下机构监管、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的要求,而非沿用“谁的孩子谁管”的旧监管模式,目的是防风险,而不是管数量管具体业务经营。这将是监管思路的重大调整,商务部门的管理是比较开放的,但是银保监会的基调是“防风险”。

  地方金融办具体负责

 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,业内普遍认为,未来对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、典当的监管,拟参考小额贷款公司或P2P网贷等,由银保监会制定监管规则,地方金融监管局(地方金融办)负责落地实施。

  目前,上述类金融牌照由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负责,未来是否新成立监管部门仍未可知。在监管规则出台之前,银保监会或将对类金融企业进行风险排查,特别是杠杆率、非法集资等领域,包括对股东、高管、违规经营、对接P2P等。

  在地方层面,目前,全国仅深圳已经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、典当的监管职能划给地方金融监管局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上海、重庆等地也在推进这一监管划拨。

  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秘书长徐北表示,商业保理、融资租赁等牌照存量比较大,新增申请影响不大,但要看日后监管细则。事实上,银保监是不具备也不愿意承接相关的监管职责,更多应该是出窗口指导文件,具体落实相信都会在当地金融办(局)。而典当行更是因为其特殊性,相信具体监管落地更有待时日。按规定可以从商务部移到银保监,同样可以按规定移到各地金融办。先停止注册,再整顿,再出新管理办法。

  地方政府早已有所动作。深圳首先破局,2017年12月19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深圳市金融办(深圳市金融监管局)近日更新其主要职责,将融资租赁、保理、典当等类金融业务划入其负责监管范围,这意味着地方金融监管改革进一步破局。

  一位深圳本地租赁企业高管称,年前租赁已经归金融办管理了,但只开会问了下企业需求,了解行业情况,后续暂没有动作。

  行业集中度或提升

  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在金融“防风险”监管基调之下,融资租赁、保理等行业将迎来调整。

  一位华南租赁公司高管表示,随着监管趋严,该公司去年下半年以来已基本不做纯粹的政府融资平台项目,凡是在原银监会融资平台名单的企业一律不做。原因一是由于风控,二是监管对平台融资趋严,租赁公司已无法将资金投向平台类项目。“原来行业内几乎一半的项目都是平台类项目,现在这一业务压缩很大,几乎不做了。”

  此外,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等行业的特征之一是企业数量众多,存在较多的“空壳”企业。倒卖壳公司现象数见不鲜。

  根据中国租赁联盟等发布的数据,截至2017年末,全国融资租赁企业(不含单一项目公司、分公司、SPV公司和收购海外的公司)总数约为9090家,同比增长27.4%;行业注册资金约合3.20万亿元,同比增长25.3%;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6.06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7%。根据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等的数据,截至2017年末,全国累计注册商业保理法人企业及分公司8261家,企业注册资金超5700亿元,商业保理业务量达1万亿元。全国典当行业监管信息系统显示,截至2017年末,全国共有典当企业8483家,典当总额2899.7亿元,同比下降8.7%。

  一位类金融分析师表示,监管调整对行业头部企业是利好。原因在于,相当一部分租赁公司实际是银行通道,业内也广泛存在倒卖壳公司现象。化归银监会后,估计从准入门槛,和银行合作,业务投向这几方面都会更严格。一批中小的租赁公司可能消失,行业集中度提升。

  一位地方保理协会人士表示,壳公司等现象最终将被清理。未来或会对类金融公司股东变更等进行认定,对突击申请变更股东情况是否合规进行认定,最终倒卖壳公司可能还不如新申请注册公司成本更低。